一杯可乐加糖谢谢

是来白嫖老师瞎混老福特的低能选手

原汁原味一字不差

@拍拖500年的蛋白 既然追求刺激就贯彻到底咯

前半部分单人后半部分cp向

不太熟悉,最多能算粉丝的朋友,写错见谅

我自认我的水平不可能刀到任何人


黑夜似墨,演唱会现场逐渐从喧闹到静默,所有人都在等着舞台灯光亮起。


不同于往日演唱会的亮眼,灯光缓缓亮起,一人慢慢走上前来。站定那一刻,全场轰动。


今天是李克勤的最后一场演唱会,他正如自己曾经所言唱到了七八十岁。医生下了最后通牒,确实只能是最后一场了。


已至花甲,他靠在一张椅子上撑起身子,用永远深厚的嗓音低低唱起千百人的回忆。


台下的粉丝有同样岁数的,也有十分年轻的,眼睛都深深凝望台上那位老人,仿佛要将这最后的身影刻入脑海。


最后一首《C3P0》也到了末尾,台下已经泣不成声。他仍有心情开玩笑逗粉丝们开心点,末了却也涩涩地笑笑。


音乐终于停下,李克勤直起身来,环顾一圈,笑道:“哇来的还真是多人哦。”停顿一下,低头微微笑,还想着接下去说,喉咙却梗住发不出声,眼泪逐渐充满眼眶。


几番开口却说不出准备很久的华丽的告别语,最后还是扶着椅子深深地鞠了个躬,看着台下一片慌乱,他终于开口,却最为普遍却又充斥着无限遗憾与无奈


“多谢大家对我的支持,多谢,多谢”


语毕又作势要再鞠一躬,见台下再度陷入慌乱,咧开嘴大笑了起来,慢慢转身,走回舞台深处,灯光照不到的地方——






———————分割线————————







走到舞台后,将同样陷入感动中的探头探脑的小脑袋拎出来,带着上扬的尾音贴近耳边说:“粉丝都看见你啦还躲呢”语气里带着笑意与宠溺


那人吐舌笑笑,在心领神会的眼神交流后干脆直接挽住李克勤的手臂扶着他再度走到舞台中间。


本来沉浸在伤感中的粉丝一下跳起来,激动地尖叫起来:“勤深深——!”


周深挽着李克勤走到灯光下,拿过话筒问道:“没有配乐,也不知道唱哪首,你们说怎么办?”


顿时,台下响起不同的声音。周深与李克勤相视一笑,共同拿起话筒起了个头:“曾听说过——”


台下接道:“寻觅爱情!”


台上两人互相挽着手,靠在一起,握着同一个话筒缓缓与台下共唱同一首歌曲。旋律悠长以至远方,像是以后的以后,这旋律都可以缓缓地流入时间唱歌,柔和进每个人的心灵


好像,也不错

写成这样我都不敢发出去还好关注我的不多

小甜饼我觉得快新快无差/总感觉有人写过了


工藤新一盯着案子

 

黑羽快斗盯着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专注地盯着案子

 

黑羽快斗专注地盯着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皱着眉专注地盯着案子

 

黑羽快斗皱着眉专注地盯着工藤新一

 

工……

 

行了禁止套娃

 

黑羽快斗叹气,脑袋搁在桌面上,使用怨妇般怨念的眼神对工藤新一造成持续伤害。


见对方终于放下手中的纸向他投来了目光,于是迅速开口:“新一你看一下午了!”


潜台词你也应该看看我。工藤新一明了,捏捏鼻梁回道:“我也没办法,但是这单…有点难搞。”


黑羽快斗伸出手把他假期还在工作的男友紧锁的眉头揉开,转转眼珠子似乎想到了什么。


“新一新一我想到一件事,你试试慢慢地讲自己的名字?”


?工藤新一打出一个问号


“工…藤…新…一?”


话刚出口,眼前的人眼睛一亮,从椅子上跳起来捧起自己的脸,眯着眼笑道:“新一,你笑了哟!”


“……诶?”


工藤新一回神,看着眼前人笑眯眯地解释:“你看你慢慢念完工藤新一后,嘴型会逐渐张开变成笑脸哦!”


“……真幼稚。”不理那人继续嘿嘿傻笑,他重新拿起文件,脑中却突然冒出幼稚程度与自家男友不相上下的想法。


“……喂,快斗。”


“嗯?”


“你也,慢慢地念你的名字。”


望着工藤新一因为觉得自己幼稚而微红的脸,黑羽快斗欣然照做。


“黑…羽…快…斗…唔?”


最后一个字还没念全,工藤新一在他微撅起的唇上落下蜻蜓点水的一吻,末了起身装作无事发生却更像此地无银三百两地拿起文件。


黑羽快斗愣了一下重新回归笑嘻嘻的状态,调侃道:“什么嘛,还说我幼稚。”


“……啰嗦。”

占tap致歉


是这样


大半夜兴奋的睡不着来说一下


俺两次新池子两次单抽出六星小姐姐


每次都是在十二点接近一点的时候


要不把注意力放抽包上  拉快点


第一次煌的时候我没想过要这个姐姐就是新卡池抽几发试试手气  三发单的全是安比尔时我正想着这货是不是kokodayo上位  下一发随便一拉出了煌姐姐了


第二次也就刚刚时也在盘算着微氪党如何不花太多钱搞到三次十连又不动买陈sir新衣服的石头时随便一拉单抽中年姐姐


偶尔的两次抽包就出六星蛮高兴的


并不知道我说的有什么用但是就是来说说/弱弱  说不定你下次试试就出货了呢

点进来比较好看/小声

虽然本来就画的不好看就是了

dalao的三小时能画整一个斗我只能摸Q版

我好废但他好好看因为一看到这张图就会联想到本体所以很可爱

被眼睛上色卡了半个多小时

然后又被背景卡了一个多小时但怎么搞都不好看反而被我画的像水印最后直接放弃我太难了

谁来教我水背景/你但凡吃粒花生米

【快新】万用不灵美人鱼梗

“黑先生/大误 您好您好,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

“我接下来要说的事,你们千万别害怕”

“我们是警察,我们不会怕,您请说”

“我刚刚,被名侦探骗去水族馆”

【肃然起敬】

“名侦探,是哪一位”

“不是哪一位,是日本警察的救世主名侦探啊!”

【画画画】

“啊不是女的是男的/不过她这也不像女的啊”

【画画画】

“啊不是黑皮黑鸡他皮肤很白的”

【画画画】

“高中生!不是大叔而且没那么蠢的!这……”

【接过来画画画】

“男的白皮肤高中生”

“名侦探啊!!电视推理有没有看?就是那种自信勇敢,破起案来整个人都闪闪发光的名侦探!明白吗?”

“明白了,您继续说”

“他疯狂地试探我,说我很帅,试问谁不知道。然后把我欺骗,就在米花镇那一带,骗我去约会,然后把我带到水族馆,我就像踩到开水的猫一”

【噗嗤】

“你在笑什么”

“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什么高兴的事情”

“月下的魔术师居然怕鱼”

【噗嗤咳咳】

“你又笑什么”

“咳,呃,世纪末的魔术师也怕鱼”

“你们说的,是同一个人?”

“对,对,咳不对不对,是同样怕鱼”

“我再重申一遍我没在开玩笑!!”

“对对”

【噗嗤】

“喂!!!!————”

“我们言归正传啊,你说的这个名侦探,他漂亮吗”

“他不是漂不漂亮的问题,他真的是那种,那种很少见的那种。他的眼睛像天空,扬起嘴角时特别好看,无论什么时候都,很可爱,遗憾的是那天太慌,没看清他的笑”

【噗嗤】

“你欺人太甚我忍你很久了!!!”

“魔术师他怕鱼”

“你明明在笑我你都没停过!”

“黑先生我们受过严格的训练,无论多好笑呢,我们都不会笑,除非魔术师怕鱼”

【互相点头】

“要不这样黑先生,你先回去等消息,我们一有进展,第一时间通知你”

“行你们赶紧派人去训他,太过分了”

【刚想起身离开】

【房门打开】

“快斗!就算是我错了你也不用来警局吧自投罗网吗”

【来人小声说着向警官一笑】

“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

“没事没事”

“警部就是这个人他……”

【一记头槌】

“那麻烦了我们就先走了哈”

【拧着耳朵往外走】

【两位警官对视一眼】

“唉,小情侣跑来浪费时间我们太难了”

“不过感情真好真羡慕啊”

“早点回去吧晚上还要去搜查二科补人手抓怪盗基德呢”

“也是哈,唉,天天都这么忙什么时候才能见上我偶像工藤新一一面呢”

“不会有机会的吧”

性感女儿在线诈尸坑爹(父亲视角)

他是一个父亲

他有一个女儿

他只有一个女儿

她死了

吵架过后,女儿冲出了家门,他颓废地坐在床边,手指伸进发缝里,就那样坐着,默默的看着没关上的门随着风轻轻摇动,毫无目的地胡思乱想了很久。然后,接到女儿的死讯

第二天,葬礼上,他穿着黑色的衣服木木地站在那里,就像坟墓里埋的,是与他毫无关系的人一样。身边有人在小声议论着死者的死因,他莫名感到一股怒火,想冲那人瞪一眼,转而一想,他也没有生气的理由,于是他放弃了这个想法。别人都走了,所以他也走了。心上好像有点空,不过没关系

第五天,他拒绝了领导让他休息几天再上班的建议,并对此感到奇怪,但他没多想。生活还是一样,工作,应酬,与同事领导喝酒,好像这样,也没什么不对,就是总是提不起精神。他觉得,他应该是累了吧

第七天,九点,又被同事拉去ktv唱歌喝酒,毕竟也无事可做,就去吧。

十一点,早已喝的眼前发黑,漠然的瘫在沙发里看着同事对着麦克风吼着,耳里却没有一点声音。眼睛虚无地晃来晃去,瞟到身边的手机,黑着,和往常一样。为什么要去看手机呢?就好像有人会催他回家一样。他皱了皱眉头,啊,又是那种感觉,感觉身体里似乎缺了一块,是什么呢?不愿再想下去,就把它搁在一边吧,虽然以前,他是不会这么做的

十二点半,他摇摇晃晃地走在空空的大街上。一阵冷风吹过来,他打了个哆嗦。脑海里似乎有个声音,像是来自过去的又像是现实的。他感到烦躁,最近这是怎么了,浑浑噩噩的,他有忘记什么吗?没有啊,他的记忆力一向挺好,应该不会忘记什么重要的事的,嗯。

凌晨,回到家了,大概一点了?不重要。胃里突然一阵翻江倒海,他跑到厨房对着洗手盆将肚里的东西全吐了出来,感觉头晕晕乎乎的,很难受。望了眼洗手盆,啧,不想收拾,不管了吧。刚站起来,脑中光影夹杂着记忆片段向他奔涌而来,使他摔倒在地。那个带着厌恶的表情却又细心地帮他清理呕吐物的身影仿佛就在上一秒清晰地出现在脑中,却又在下一秒消失不见。该死,理不清思绪,脑袋中轰鸣不断,他站起身来,走到卧室,使劲往床上一躺,趁着酒劲睡着了。不管了,都不管了吧,睡醒,就没事了

凌晨四点半,夜幕中没有一点声响,闹钟的秒针有条不紊地转动着,没有响起。他,醒了过来,又好像没有醒过来。他慢慢的下了床,走过走廊,来到一扇门前,似乎在梦中,又似乎在过去。他就那样默默的站着,像是游魂徘徊在房门前。
突然,像是如梦初醒一样,他清醒了过来,与意识一起清醒的,还有他的记忆。他想起来了,死讯,那扇在他面前摇晃的门,那些亲戚的窃窃私语,领导在让他休息时担忧的目光,还有一次次在模糊的梦中出现的,他的女儿走时带泪的眼…他哭了,他像个孩子一般蹲在那扇门前哭的撕心裂肺,他知道了这些天他感到的异常,他想起了给他发短信催他回家为他清理呕吐物照料喝醉的他的,他的女儿。
“吱啦——”
门开了,门,被打开了。他惊讶地抬头,甚至没在意脸上还挂着的泪珠。那个留着还未因失恋而剪掉的长发,身上有着一点一点的淡黄莹光的,揉着眼睛的少女,就这样出现在他的面前。他还来不及错愕,那少女就喊道——
“爸爸。”
他想开口,牙齿却固执地闭在一起。他只能站起来,走到一边,呆呆的看着那个像是他的女儿又不像是他的女儿的人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走进卫生间。脑子里不断罗列着她不是自己的女儿的原因,意识却紧紧的抓住那一丝的可能性不放。今天,是头七呢,哪怕是死后的灵魂,有没有可能,有没有一点可能,那就是他的女儿呢?洗手间中传来杯子牙刷与架子碰撞的声音,她走出了洗手间,缓缓向着阳台走去。他察觉到了什么,不由得向着她喊道
“等等…!
”她回头,对他投去疑惑的目光。
必须要说出来,这是唯一的机会了,如果不说出来,自己以后一定会后悔的!心中无数句话语划过脑海,口中却不由自主的说出了一句不想说出来的话——
“你恨我吗?”
这是,他压在心下,连自己都不想了解到的一句话。“如果,不是我和你吵架,如果不是我吼你,如果不是我让你再也不要回来——!你,也许就不会死了吧……”不好,又要哭了,不能在她面前哭啊,不可以啊
“怎么会呢”
他猛然抬头,对上眼前伴着那一束光的,正在逐渐消失的,她的微笑。
“您是我的父亲啊”
六点了,朝阳出来了,她走了

今天,是第一百天,今天,有一只白色的蛾子绕着我飞了好几圈呢,是你吗